快3平台,快三平台 -

郑渊洁炮轰“童书进校”:童话里都是骗人的?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28

调查问题加载中,请稍候。

若长时间无响应,请刷新本页面

  童话里都是骗人的?

  小朋友们最熟悉的儿童作家正在把童话撕开,露出冷冰冰的成人法则。

  这些天,“童话大王”郑渊洁拒登“童书作家榜”,在微博里指责作家曹文轩等同行“打着讲课的幌子,和书店、学校勾结起来,进入学校占用学生上课时间向学生兜售童书”。

  学校要求学生到指定书店买书,作家就到学校讲座。这样一来,作家有了版税,书店有了销量,只是苦了孩子,面前只有一道单选题:买书,听讲,然后老老实实写“读后感”。

  这两个名字署名的童书作品,曾长期“霸占”80后、90后、00后乃至10后的小书柜。

  根据郑渊洁的指控,那些在童话里教人真诚、正直、善良的作家,会在手指缠上绷带假装受伤以避免签名,或是让助理代签。若属实,想想那些排队等待的孩子扬起的脸,想想那些不掺杂质的喜爱,作家的良心不会痛吗?

  据报道,曹文轩对此回应说,“让大家去判断吧”。东莞一小学领导也在受访时解释,2017年底,曹文轩曾赴该校参加“书香校园”活动。“当时作家没有从学收取费用,只是在讲座的同时,也有个书展在学校举行。但是也没有说一定要买曹文轩的书。”

  “作家榜”创始人、大星文化董事长吴怀尧对此的回应是,作家进校园签售,并非局限在童书作家,据他了解,很多作家都去过学校签售,有些作家甚至常年累月跑学校,“至于这种行为是否妥当,关键要看是否有事实上的违法行为。如果合法合规合情合理,孩子有机会接触作家,我认为多多益善。”

  根据《中华人民共和国义务教育法》第25条规定,学校不得违反国家规定收取费用,不得以向学生推销或者变相推销商品、服务等方式谋取利益。

  这正是检验法律“牙齿”的时候,能不能“咬”出真问题,根据郑渊洁的爆料一查便知。若指控属实,进校园兜售图书的作家,以及这个链条上的每个当事人,都已涉嫌违法。

  问题还在于,不管是谁违法,此举对儿童的伤害,不只是撕开童话这样简单。

  在学校和老师面前,孩子和家长往往比较弱势,只能顺从地接受老师推荐的东西。甚至有的幼儿园给家长布置写1万字的观后感,家长在群里兢兢业业打卡记录写作过程;之前还有学校突发奇想,在孩子胸前的红领巾上印上了广告,引起了众怒……

  至于图书,只要是老师们推荐的,大概没有多少孩子敢公然反对阅读。一是孩子尚且缺乏辨别图书好坏的能力,二是家长即便反感定点推荐图书,也总怕老师不高兴,怠慢了自家的娃,只能配合购买。

  损失些金钱倒是其次,最重要的是,它可能使孩子失去阅读的兴趣。

  现代社会,电脑、手机争夺孩子的目光。能静下心来阅读的儿童越来越少,因此童书的质量和价值观十分重要,尤其是孩子接触的第一本书。如果这本书没意思,它可能就阻断了孩子继续阅读的道路,孩子不再找书看,又抱起了电子设备。

  “如果第一本书非常有意思,是他自己选择的,哪怕第二本书遇到不好看的,他也知道是有好看的书的,他自己会去找。”郑渊洁说,但是作家进了学校,老师强迫孩子去买,买了才能去听他的课,不买就不能听,听完下一周的作文题目就是我眼中的谁谁谁。这种阅读捆绑让孩子失去选择的自由,孩子的注意力变成大人的流量,读书慢慢成为负担,再难发展成兴趣。

  那些老老实实去购买指定书目,甚至写上班级姓名以便书店核对的孩子,也在老师的强势话语下,越来越顺从。今天可以是要求买一本书,明天可能就是误导孩子歧视某一类人。这恰恰是一些童话故事里最反对的东西。

  在童话里,孩子拆穿成人世界的谎言,诚实地说皇帝根本就没穿新衣;在童话里,只要你是一只天鹅蛋,就算是生在养鸭场里也没有什么关系。

  这些是关于自由、平等、正义的浅显的启蒙。不干涉孩子,让他自由发展,告诉他权威是用来超越的,讲述挑战权威的乐趣,以及“差生”的自尊,这些观念的深入人心是假签名永远不可比的。

  很长一段时间以来,中国的家长坚持认为孩子就是孩子,什么都不懂。是一些优秀的童话故事第一次告诉孩子们,你们应该为自己能独立思考而感到骄傲。

  启蒙读物的意义值得被反复强调。童书里说着真善美的语言,童书外也该做真善美的事情。倘若人生之初的文字就被污染,幼小心灵里的灰霾怕是很难驱除。

  但愿污浊之气远离儿童。忽然想起崔健的那句歌词:我的心在疼痛,像童年的委屈。

  杨杰 来源:中国青年报

[ 责编:王宏泽 ]

阅读剩余全文(